发展规划处
 网站首页  |  部门简介  |  事业规划  |  信息统计  |  综合改革  |  党支部工作  |  政策文件  |  高校动态  |  发展研究 
发展研究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发展研究>>正文
2015年发展动态第10期(总第98期)
2016-03-14 10:37  

本期专题

Ø  我国拟推重大工程创新计划发掘国企和大学潜力

Ø  我国将实施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重大工程包

Ø  中国制造2025”如何在东北率先破题

【编者按】

习近平主席曾在国际工程科技大会强调要着力推动工程科技创新,指出工程科技是改变世界的重要力量。未来几十年,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将同人类社会发展形成历史性交汇,工程科技进步和创新将成为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我国目前正在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在制造业领域推出“中国制造2025”;关于工程科技创新,国家将推进重大工程创新计划。

本期简报摘录相关信息,供读者参阅。

我国拟推重大工程创新计划发掘国企和大学潜力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创新作为驱动发展的持久动力,将在十三五规划中获得重点强调。考虑到当前我国在创新成果方面存在区域、行业以及板块分布的不均衡,十三五期间,中国将在强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同时,重点发掘国企和大学的潜力,学习其他科技强国的先进经验,出台重大工程创新计划。从前期研究看,生物工程、新材料、5G网络等领域可能进入政府扶持计划。

随着投资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持续减弱,创新对增长的意义却在逐步增加。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表示,只要有钱就可以无限度投资,投下去就有回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投资的空间尚存,但是相对来讲不如过去。在这种情况下,保持经济合理增长就要逐步把动力转向创新,把投资和创新紧密结合起来。

据记者了解,我国对科研创新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也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2013年,中国科研(R&D)经费占GDP比重首度突破2%;企业R&D经费支出占全社会总量七成以上。到2014年,国内专利申请量连续4年居世界第一;国际专利申请量仅次于美国、日本,年增长率18.7%,世界第一。然而,这样成绩仍不足以快速拉动经济增长,有必要针对当前我国创新存在的发展不平衡问题提出针对性措施,让创新工作再次提速。根据“十三五”创新驱动战略重点与创新型国家建设研究课题组的研究,不平衡问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是分布区域不平衡,成果主要集中在沿海城市,尤其是深圳,该市2014年申请国际专利的数量占到全国总量的47%。其次,分布行业不平衡,主要集中在通讯、生物等领域,机械加工、农业、能源等领域的创新成果相对不足。再次,分布板块不平衡,民营企业成为创新的主力军,国有企业、大学的潜力未能完全发挥。

中国生产力学会创新推进委员会顾问郑新立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现在国企创新的动力不足。过去还可以借口说没钱,但现在石油石化企业年利就达上千亿元。汽车产业领域大型国企创新都没动力,有动力的反而是奇瑞、吉利等民企。所以有必要建立新的激励机制,发挥国企的创新潜力。现在对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需要改变只看有形资产忽视无形资产的老观念,将管理、创新都列入考核。”

要发挥国企创新潜力,郑新立认为,可以学习借鉴美国经验,包括推出重大工程创新计划、引入风险投资机制、吸引全世界人才、创建军民两用的科技生产企业等四个方面,尤其是第一条。他介绍说,美国政府每隔几年会推出一项或几项重大工程创新计划,比如当年的曼哈顿计划重在发展核电技术,星球大战计划集中发展航空航天技术,信息高速公路法案是为了发展信息传输网络。近年来,美国又致力于开发页岩气,发展生物质能源,并提出了再工业化的口号,这也都是为了推动重点领域的创新。

另一位“十三五”创新驱动战略重点与创新型国家建设研究课题组负责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陈劲亦表示,中国企业欲发展技术的领先优势,必须采取以开发极端技术为目标的技术创新模式,从而成功地成为世界技术创新的进攻者和防守者。技术经济和技术创新在中国具有长期的研究积淀和优势,要让科研成果商品化、产业化、资本化,这方面主要靠财政发挥作用,当然金融也要发挥作用。

具体谈到十三五期间我国政府可选的重大工程创新项目,郑新立认为,可以考虑生物工程、新材料、5G网络等领域。他说,早在1999年,中国就加入了人类基因组计划,承担其中1%的任务,成为参加这项研究计划的唯一发展中国家。年初,中国农业科学院、华大基因等又公布了水稻功能基因组育种数据库。现在通过基因技术,有望让奶牛年产奶8吨,最高甚至能达到12吨,现在国内正常产量则只有1吨到2吨。此外,还可以通过基因测序避免遗传病。所以,在我国发展生物工程,既有基础也有前景。

在新材料方面,建议主要瞄准碳纤维、石墨烯等既能够减轻重量又可以提升强度的项目。在芯片领域,超前布局5G网络,争取最终能够建成全球最为便捷的WiFi网络,这样也有助于降低上网费用。

不过,郑新立也同时提醒,这些项目的推进还是要以需求为导向,让企业自主决策,政府主要工作在于定政策,并对选定项目进行一定的财政补助。尤其要吸取此前的一些教训,避免无核心技术就迅速推广从而导致失误。杨伟民亦强调,要依靠市场发现创新点,政府的职责是净化市场,让市场自觉发挥作用。

(来源:2015年6月17日,经济参考报

我国将实施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重大工程包

根据新华网7月30日电,我国将组织实施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重大工程包,于2015年至2017年加快推进轨道交通装备、高端船舶和海洋工程装备、工业机器人、新能源(电动)汽车、现代农业机械、高端医疗器械和药品等重点领域的关键技术产业化项目。

国家发展改革委政研室副主任赵辰昕在“新兴产业、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重大工程包”新闻发布会上说,关于新兴产业重大工程包,发展改革委明确于2015年至2017年重点开展信息消费、新型健康技术惠民、海洋工程装备、高技术服务业培育发展、高性能集成电路及产业创新能力工程建设。为了补短板、调结构,加强薄弱环节建设,进一步加大重点领域有效投资,发挥投资关键性作用,发展改革委去年研究提出并组织实施了信息电网油气网络、生态环保、清洁能源、粮食水利、交通运输、健康养老服务、能源矿产资源保7大类重大工程包,今年又谋划推出4个重大工程包,分别是城市轨道交通、现代 物流、新兴产业和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

赵辰昕说,国家重大工程具有全局性、战略性、基础性影响,体量大、关联广、带动性强,是促投资稳增长的“牛鼻子”。截至今年上半年,7大类重大工程包已开工228个项目,累计完成投资3.3万亿元。

加快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是我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迈向中高端水平的必经之路。发展改革委高技术产业司司长綦成元说,新兴产业竞争性特征明显,政府着力点应放在营造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上。但新兴产业关系整个产业发展的核心,技术上仍处于发展初期,还需政府发挥引导作用,通过新兴产业工程包加强对社会的引导和对企业的支持。

发展改革委产业协调司副司长蔡荣华说,实施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重大工程包是为了加快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由大变强,力争在较短时间里率先实现 “五个一批”,即突破一批重大关键技术实现产业化,建立一批具有持续创新发展能力的产业联盟,形成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领军企业,打造一批中国制造的知名 品牌,创建一批国际公认的中国标准。

赵辰昕说,下一步发展改革委将从三方面确保国家重大工程建设顺利推进:一是创新支持方式,充分发挥政府资金引导作用,带动更多社会资本特别是民 间资本参与工程建设;二是完善政策环境,积极推动相关领域体制机制改革,探索有利于创新成果转化应用的政策环境;三是加强组织协调,按照“成熟一批、启动一批、储备一批、谋划一批”的原则,进一步强化后续项目储备管理。

(来源:2015年7月30日,新华网)

 

“中国制造2025”如何在东北率先破题

东北制造业站上“风口”?

随着当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传统制造业正在从生产方式、商业模式、产业形态等方面发生着深刻变革。这种变革在近几年刚刚开始,并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开来,当今世界,无论是传统的制造业强国还是制造业大国,都面临着新一轮制造业革命。而之前制造业发展程度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在新一轮制造业革命中理论水平基本一致,指导思想基本趋同,这样的背景,为我国特别是东北地区制造业提供了一个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机会。当今世界,主流的制造业革命理论是“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

“工业4.0”是德国政府提出的一个高科技战略计划。“工业4.0”计划的实施,会提升制造业的智能化水平,建立具有适应性、资源效率及人因工程学的智慧工厂,在商业流程及价值流程中整合客户及商业伙伴。之所以被称为“工业4.0”计划,是因为它被认为是继前三次工业革命之后,基于大数据分析和物联网系统进行工业生产的又一次工业革命。

“中国制造2025”被认为是中国版的“工业4.0”计划。现阶段全球制造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深刻而剧烈的变革时期,我国制造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是总体来说机遇大于挑战。在新一轮制造业革命面前,尽管各国基础不同,但是中国制造业的改革基础和理论水平与其它制造业强国差异不大,中国完全有机会、有能力在未来十年内成长为世界级制造业强国。

中国制造2025”必然在东北地区率先破题

尽管东北经济发展不如人意,但是东北作为我国最重要的工业生产基地这一基本战略定位从没有发生过变化,东北经济下行的重要原因也是因为工业产业整体遇到了困难。所以,“中国制造2025”重振中国制造业的国家战略,必须也必然在东北地区率先破题。

东北工业基地基础良好,优势突出。东北长期作为中国的重型制造业发展基地,积累了良好的产业基础,巨大的存量资源,相对丰富的熟练技工资源,地区工业成熟度非常高,制造业占GDP份额也很高。同时,东北人民对制造业感情深厚,渴望恢复东北制造业过去的荣光。

东北在中国工业版图中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在看待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这一重大问题时,最重要的是要明确一个概念:我国已经是一个制造业大国,任何改革都要首先想办法优化现在国内巨大的存量资源,换句话说我国的制造业不具备“另起炉灶”、轻装上阵的条件。在这样的背景下,能否实现东北制造业的成功转型,实际上成为了我国是否能够顺利实现“中国制造2025”这一战略目标的关键部分。

东北工业基地面临的发展困境包括:一是思想保守,机制落后。东北制造业发展的过程中,面临的首要困境就是思想保守,计划经济思维浓厚,缺乏市场思维。东北的制造业企业还是更多地依赖政府政策、依靠国家采购的思维,没有形成在市场中拼搏、主动求发展的意识。二是人才流失较快,创新能力下降。随着工人社会地位降低,东北社会熟练技工开始向其他制造业新兴地区转移。东北制造业的科技创新能力受到落后的科研奖励方法制约,人才纷纷向回报更高的地区流动,导致东北科技创新能力持续下降。三是产业链位置进一步被压缩。东北制造业因为创新能力下降,品牌建设和运营能力不足,物流建设较差,从在产业链上具有高附加值的位置不断被压向只有低附加值的位置,盈利能力进一步降低。四是环境友好度差。由于历史原因,东北制造业环境友好度很差。在生产过程中,耗能严重,污染严重,对原材料浪费的情况也比较突出。

从全局角度看,党和国家不可能放弃东北的制造业,反而会想尽一切办法,投入更多资源,让东北在这一轮制造业革命中再次崛起。东北制造业实现了全面转型升级,不仅是再次振兴了东北经济发展,而且我国在十年内成为制造业强国的战略目标,也就相当于完成一半。

如何重现东北制造业往日荣光

一是把握“中国制造2025”战略机遇,实现弯道超越。中国需要抢占下一轮制造业发展的制高点,就必然在国家政策、财政投入、科研投入、体制机制创新、项目扶持等方面做出系统性的、综合性的安排,而东北作为老工业基地,在承接国家战略的过程中有先天性的基础和优势。东北要做的就是要借助这次政策红利,打破内部的体制机制障碍,树立以市场分配资源的基本理念,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为传统制造业引入新的发展动力和理念,承接好国家资源,聚集好社会资源,激发出内部潜力,优化存量,用好增量,实现制造业的“弯道超越”。

二是解放思想,坚定信心。一个区域的经济发展好坏,最大的障碍不是国际势力形成的障碍,不是经济大趋势形成的压力,而是这个区域的主政者和企业家是不是保守、是不是僵化、是不是能够解放思想。官员思想不解放,总书记指出的“体制机制障碍”就破除不了;企业家思想不解放,这个区域的经济就没有未来。同时,我们要相信党和国家不会放弃东北,我们自己更不能妖魔化东北的经济发展环境,不能盲目看衰工业制造业的发展前景。新时期的制造业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国家也有明确的决心和规划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工业强国。

三是以人为本,重视人才。新时期的制造业,已经由资本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的产业,转变为智力密集型的产业。为了实现制造业的跨越式升级改造,东北必须把引智引技工作放到比招商引资工作更重要的位置上来。客观地说要让东北立刻达到相当程度,也不现实。所以,要想在很快的时间内达到人才聚集的目的,不妨换个思路,用信息技术做到人才的虚拟聚集。高端人才最高的成本是时间成本,用信息传递代替物理距离的跨越,是节约时间的最好办法。所以要善用信息技术,做到远程联系,整合全球智力资源,让不为所有的人才,也能为我所用。

四是用好金融工具。用好金融工具首先是企业要和资本市场相结合。各级政府组织要做出表率,能够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造的大型国有制造业,要率先进行改造,在引入股权投资者的同时,也就是引入了新的思想理念和管理方式。同时,也要让民营企业家更全面地认识资本市场和股权基金,鼓励企业通过各种渠道上市,特别是门槛相对较低的新三板。用好金融工具还要充分利用金融的引导作用。东北地区要成立专项的产业基金,针对现有的制造业升级改造提供专项补贴、投资。

五是拥抱“互联网+”。新型工业生产所必需的智能化、定制化都是依托信息技术实现的。除了这些必然的应用,东北的工业发展还要依托互联网的技术把东北现有的工业研究力量重新整合,把“互联网+”这个概念扩展到“技术+”的概念,这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弥补东北高端研究力量不足的问题,让东北尽快抢占“中国制造2025”这一高地。东北作为传统重工业发达的地区,工业体量很大且传统工业密集,具有低成本试错和快速推广的优势。依托“互联网+”和自身的产业基础和自然条件,东北制造业完全可以恢复往日的荣光。

(来源:2015年9月21日盘古智库,作者易鹏、周济)

编辑:张玲玲 陈旭                                        责任编辑:刘世丽

关闭窗口

大连理工大学发展规划与综合改革办公室